EN [退出]
大秧歌电视剧每集介绍>中国新闻

_一个岛屿引发的战争

2017-11-18 16:45

阿根廷总统加尔铁里赢得了掌声、欢呼与支持,但他或许没有料到,登陆马岛并非最终的胜利,而是战争的开始。

一个岛屿引发的战争

焦东雨

2013年1月3日是个特殊的日子,英国《卫报》和《独立报》上突然刊登了两封特殊的公开信。写信人是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收信人是英国首相卡梅伦。

信中,女总统的笔锋回溯至180年前:十九世纪殖民主义曾公然大行其道,1833年1月3日,英国“强行从阿根廷手中掠夺”了距其14000公里的马尔维纳斯群岛(英国称福克兰群岛),并开始在岛上殖民。她指出,由于此后英国一直拒绝归还马岛,导致阿根廷未能实现其领土完整的目标。

克里斯蒂娜在信中称,代表阿根廷人民要求英国政府履行联合国1960年通过的有关结束一切形式殖民主义的决议,同阿根廷就马岛主权争端展开谈判。

面对不期而至的领土索求,英国外交部回应称,除非马岛居民有强烈的愿望,否则在马岛主权问题上没有谈判的可能。

阿根廷总统在一个特殊的时点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声索领土,无疑是未雨绸缪。

2012年6月12日,马岛地方政府曾突然宣布,将在2013年就其归属问题举行一场全民公投,以打消阿根廷对马岛主权的诉求。而两天之后的6月14日,正是“马岛战争”结束30周年纪念日。

2013年新年伊始的这一轮政治与宣传角力,无疑是30年来英阿两国关于马岛主权博弈的一个缩影。

30年间,相互抗争不断,民族仇恨未减,而这一切,都与1982年的那场战争密切相关。

总司令铤而走险

1981年12月23日,阿根廷陆军总司令利奥波尔多·加尔铁里入主总统府玫瑰宫,成为1976年以来的第三任军人总统。

加尔铁里来自意大利移民家庭,性格直率、喜欢表现,虽然不是能力最突出的军人,但他却从一个普通士兵登上陆军总司令的高位。

加尔铁里上台时,接手的是一个经济濒临崩溃的烂摊子,阿根廷对外背负着巨额国际债务,国内则通胀率高达200%。与此同时,民主长期受到摧残,社会动荡不断,民众对军政府缺乏信任,政治暴动随时可能爆发。

在阿根廷需要一位伟大领导人的时刻,在总统任期只有4年且陆军总司令任期仅剩1年的时刻,加尔铁里必须尽快做出几件名垂青史的大事,才能稳住位子。

恢复民主、重振经济并非一日之功,做什么才能立竿见影,同时又轰轰烈烈?

加尔铁里想到了马岛——从1832年算起,英国人已经占领马岛近150年了——夺回马岛,为150年的屈辱雪耻,虽然不是新总统的当务之急,却可以成为在动荡中稳住政权的一张牌。

他当然清楚,外交途径不可能让英国人乖乖交出马岛,但他又不能断然关闭谈判大门落下口实。因此,加尔铁里一面安排人与英国重开谈判,一面悄悄加紧军事部署。

1982年2月底,阿根廷与英国在纽约重开马岛主权谈判,但依然毫无结果。英国人一拖再拖,阿根廷国内彻底失去了耐心。加尔铁里感受到了民众的情绪,他判断,采取军事手段的时机已经到来。

阿根廷的试探与误判

1979年5月,英国保守党政府上台,玛格丽特·撒切尔入主唐宁街10号。作为新任首相,撒切尔执政初期不仅削减了国防预算,还批准了缩小海军规模和限制军舰作用的举措,1981年6月30日,她甚至宣布将巡洋舰“忍耐”号撤出南大西洋。

撒切尔撤出“忍耐”号,很容易让人以为英国人不会为万里之外的马岛烧钱。加尔铁里就此判断,“英国人犯不上跑到这里来大动干戈。你尽管放心,你所要对付的只是岛上的几十名海军陆战队员。”

于是,1982年3月19日,39名乔装成工人的阿根廷海军陆战队员乘坐“布恩苏塞索湾”号运输舰登上了与马岛相距较远但在地缘上融为一体的南乔治亚岛。他们配备了武器、弹药、无线电通信设备、野战救护器材及足够维持一年的军需补给品。登岛后,他们立即升起了阿根廷国旗。

英国虽然派出“忍耐”号急赴南乔治亚岛,但命令部队不得轻举妄动,以防阿根廷借此扩大事态。

3月26日,阿根廷又派出一百多人登上了南乔治亚岛,英军依然没有反应。在英国看来,阿根廷是想搞小动作挑起争端扩大事态,所以命令驻军避免与阿根廷人发生冲突。

两番试探之后,加尔铁里打定了主意,3月29日,20艘战舰和4000多人组成的阿根廷登陆编队开赴马岛。

3月31日下午,英国收到阿根廷出兵的情报。撒切尔紧急召开会议、研究对策,她还打电话给白宫,希望时任美国总统里根能从中调解。

但撒切尔似乎不知道阿根廷总统的背景:加尔铁里早年曾在美国接受过6个月的军事训练,他的上台,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得益于美国的支持。而这层关系,也是他认定能打赢对英战争的信心所在。

第二天凌晨,白宫打通了玫瑰宫的电话,但对方回复说总统很忙,不能接电话。直到当天上午8点,加尔铁里才接了里根的电话,但表示此举事关国家和他个人的命运,他不能妥协。

4月2日,阿根廷军队成功登陆马岛,并宣布收回主权。此时,玫瑰宫前的广场上,人群高呼着加尔铁里的名字,高唱着阿根廷国歌。而整个阿根廷也空前团结,各党派纷纷发表联合声明,呼吁停止反政府行为,集中力量对付共同的敌人。

加尔铁里赢得了掌声、欢呼与支持,但登陆马岛并非最终的胜利,而是战争的开始。

4月2日下午,英国政府确认了阿根廷登上马岛的消息。次日,撒切尔紧急召集了议会,她发表演讲称,“为了大英帝国的利益,我代表执政党向议会提出:对阿根廷宣战!”

撒切尔的提议获得议会全票通过。

 英国战争机器迅速开动

4月4日,星期日晚,英国女王批准了向马岛派军的命令。5日凌晨,政府内阁向全国发布了作战命令。

随后,英国皇家海军近60艘战舰和辅助舰只集合到朴茨茅斯港,进行油料、弹药和给养补充。各类被列入预备役的商船则紧急应征、改装。企业也加班加点制造被服、军用食品等。英国此次战争动员与后勤准备工作非常迅速。

4月5日上午,英国“无敌”号和“竞技神”号航空母舰作为特混舰队的旗舰,带领40多艘舰船,从朴茨茅斯港出发,开赴马岛。

为了控制战争规模,避免事态扩大而陷入被动境地,战时内阁还在特混舰队出发前与其约法三章:尽量减少伤亡、不轰炸阿根廷本土、登陆时机视政治需要而定。除此之外,内阁也赋予了特混舰队司令和登陆部队司令高度作战指挥决策权,提高了英军作战的机动灵活性。

在航行过程中,特混舰队一面加紧进行各种战斗演练,一面改装非军用舰船。应征加入舰队的豪华客轮“伊丽莎白二世女王”号,在出发3天后,已面目全非——两个巨大的游泳池被焊成了直升机平台。

在英军行进的同时,国际社会的外交调解也在展开。时任美国国务卿黑格,向英阿双方至少提出了5种不同的和平方案,但两国都不予理会。

加尔铁里希望通过夺回马岛来稳定军政府尤其是自己的政治地位;撒切尔除了要捍卫英国的殖民遗产外,同样需要一场战争特别是打赢战争来提升自己的威望。

海空封锁未命中关键目标

4月21日,英军先遣队抵达南乔治亚岛,但因为天气缘故未能成功登岛。

4月25日,天气好转,英军直升机发现了在南乔治亚岛附件海域活动的阿根廷潜艇“圣菲”号,随即用空对舰导弹将其击中。但英军此举也暴露了自己的方位,他们决定立即攻岛。

阿根廷守军势单力薄,不得不缴械投降。南乔治亚岛不到一个月后再次为英国控制。

随后,英军特混舰队司令部制定了对马岛战区的海空封锁计划——打击、消灭阿军海空力量,限制阿军海空活动,切断海空交通线,孤立并从海上包围马岛,为最后夺岛创造条件。

4月28日,英军特混舰队进入马岛海域。英国国防部则于同日宣布,特混舰队从4月30日起对马岛周围200海里的海面和空中实行全面封锁。这一封锁举措,在5月7日被英国扩大到阿根廷大陆12海里以外的区域。

现代海战中,欲夺取制海权,必先夺取制空权。英军打击阿根廷空中力量的策略是直接破坏对方的空军基地和机场。4月30日,英军“火神”式轰炸机从大西洋英属圣赫勒拿岛附属岛屿阿森松岛起飞,于5月1日凌晨飞临马岛首府阿根廷港(英国称斯坦利港)机场上空,投下了21枚千磅炸弹。

“火神”轰炸之后,“竞技神”号航母上的“海鹞”式战机再次对阿根廷港机场进行了轰炸,另一队“海鹞”则轰炸了阿军在古斯格林的简易机场。

但“火神”和“海鹞”的轰炸并未给阿根廷港机场造成太大损伤。“海鹞”拍摄的照片显示,“火神”投下的炸弹中只有一枚在跑道尽头炸了一个大坑,其余均未命中关键目标。

自杀式的空中突击

5月2日下午4时,阿军万吨级巡洋舰“贝尔格拉诺将军”号被英军两枚鱼雷击中,沉入南大西洋,随之葬身海底的还有368名官兵。阿根廷海军遭到致命打击,自此便从马岛海域销声匿迹。阿军主力只剩下空军。

英国得手之际,阿根廷开始实施报复计划。此时,阿空军已装备了性能先进的“AM-39”空对舰型“飞鱼”导弹。

5月4日,担任防空预警雷达哨舰的英军“谢菲尔德”号驱逐舰脱离了编队20多海里。舰上有270名官兵,一半值班,一半休息。午饭过后,驱逐舰的雷达显示屏上突然有一架自西而来的飞机一闪而逝。

这是一架携带了一枚“飞鱼”的“超级军旗”战斗机。阿军飞行员在对方雷达探测距离之外下降了飞机高度,关闭了机载雷达,随后躲入了英军雷达盲区。进入导弹射程后,飞行员猛然开机,随即设定目标,发射,返航。

待英军值班士兵发现时,“谢菲尔德”号已遭到致命一击。舰体燃起大火,20人死,24人伤。英军弃舰求生,6天后,“谢菲尔德”号沉入海底。

一枚售价20万美元的导弹击沉了一艘造价超过2亿美元的军舰,这在英国本土引发了对撒切尔的强烈质疑与责难。阿根廷空军则备受鼓舞,发起了对英军更为猛烈的集群攻击。

5月21日,英军在马岛东岛的西北部登陆,阿空军则利用地形的掩护躲过敌方雷达,随后对敌舰发动突击。阿根廷飞行员在法国和以色列接受过严格训练,自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飞行员。他们通常在距敌舰150海里的地方下降飞行高度,直到接近敌舰才拉升,然后俯冲、投弹,再拉升、盘旋,再俯冲、投弹……这一战,英军当时最新的护卫舰“热心”号被击沉,另有多艘战舰遭受损伤。

令英军庆幸的是,美国提供给阿根廷的炸弹存放了13年之久,很多落在了英舰上,却并未爆炸。英军为防止阿军知悉后作出改进,对该消息进行了封锁。

据战后统计,阿空军投下的炸弹至少有50%没有爆炸,有的材料甚至说高达80%。

但当时的阿军并没有发现这一情况。他们在5月23日、24日、25日接连发动了相同战术的空中打击。这三天内,阿军击沉了英军“羚羊”号护卫舰、“考文垂”号导弹驱逐舰等,并险些命中英军“竞技神”号航母。阿空军的最后一枚“飞鱼”导弹打中了英军另一艘航母“无敌”号的舰尾左舷,但未造成致命伤害。

阿空军的自杀式攻击,同样也使自己也遭受了重大损失。据史料记载,飞向战场的半数阿军战斗机没能再返回基地。进入6月,它们已无法对英军特混舰队构成威胁。

 登岛作战,阿军不战而降

自4月2日收复马岛后,加尔铁里便开始加大向岛上输送部队和物资的力度。至4月底,岛上总兵力已从开始时的4000人增至1.3万人。

阿军的防御重点部署在马岛东岛东海岸,因为此地地势便于登陆,且离阿根廷本土较远。马岛首府阿根廷港就位于这里,该地区共部署了约9000人的兵力,并围绕港口和机场等地构筑了“加尔铁里防线”。

虽然阿根廷向马岛输送了大量武器弹药,但却忽略了食品、被服、医药方面的保障。在南半球零下十几度的严寒中,阿军缺吃少穿、缺医少药,严重影响了部队的战斗力。

英军为了避开兵力远超他们的守军,最终选定在东岛西北部登陆。那里海湾水深36米,群山环抱,没有多少守军。

5月20日,英军开始登陆。为了迷惑阿军,英军战机对东岛和西岛进行了轰炸;“竞技神”号则逼近阿根廷港东部海域,对机场和港口展开猛烈攻击。整个形势,给阿军造成了对方要从东部和南部登陆的错觉。

5月21日凌晨,英军在东岛西北部成功登陆,期间遭遇小部分阿军,但他们多数不战即降。当天,英军占领并巩固了25平方公里的登陆场,并不断向岸上运送作战物资。至24日,登陆场已扩大到150平方公里,作战物资已增至3.2万吨。

5月27日,英军发起了岛上进攻作战。按照计划,英军兵分南北两路向阿根廷港进攻。当南路部队进攻东岛中部的古斯格林时,阿军主动传来口信,要商讨停火事宜。阿军代表表示准备投降。

在进攻阿根廷港的过程中,英军发射大炮、投下炸弹的同时,也不忘心理战。他们向阿军阵地撒了几千张传单,敦促对方投降。登陆部队司令部还通过电台向当地守军将领呼吁,不要再作无谓抵抗。

6月14日上午,英军攻克“加尔铁里防线”。此时,英军接到通知,停止进攻。

当晚,天空下着大雪,阿军将领在投降文件上签下了名字。历时70多天的马岛战争以英军重新控制马岛而告终。

6月17日,加尔铁里下台。撒切尔则为英国挽回了面子和殖民地。

配文:马岛之争缘何波澜又起

李维维

马尔维纳斯群岛(英国称福克兰群岛)位于阿根廷南端以东的南大西洋水域,距阿根廷约500公里,距英国本土约13000公里。面积约1.2万平方公里,由索莱达(东福克兰)、大马尔维纳(西福克兰)两大岛和200多个小岛组成。居民2400多人,90%以上是英国移民。

马岛扼太平洋和大西洋航道要冲,和南极大陆遥遥相对,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历史上是世界海上强国必争之地。

阿根廷历史学家认为马岛是1520年由葡萄牙人发现的,英国学者则认为英国航海家戴维斯1592年最先发现马岛。十八世纪中叶,法、英先后在两大岛上建立居民点并少量驻军。1770年西班牙开始管辖群岛,但英国以最先发现为由,声称仍对群岛拥有主权。

1816年阿根廷脱离西班牙的统治取得独立后,宣布继承西班牙对马岛的主权。1833年英国武装占领马岛,驱逐了阿驻岛总督和岛上居民。此后两国对马岛主权之争从未间断。二战结束后,阿英两国断续进行了多次谈判,但没有结果。

1982年马岛战争结束后,马岛开始使用自己的宪法、货币、旗帜和国徽,以体现岛民“自治”。根据马岛1985年自定的宪法,马岛属英海外领地,除外交与军事事务外,岛民实行“自治”。总督代表英女王行使权力。目前英在马岛驻有军队。

30年后马岛争端波澜再起,一个重要原因是2010年英国洛克霍普能源公司宣布在马岛北部海盆发现石油,并计划于2016年开始投产,这引起了阿根廷的强烈不满。阿根廷在宣布对马岛拥有主权的同时,强调如果英国非法勘察、开采该地的石油,阿将采取措施加以制止。形势由此再度紧张。

英国欲开发新油田的大背景是,国际金融危机和全球经济下滑之后,各大国都在为保证能源供给与能源安全竭尽所能。据推测,马岛以北海域石油储量极其丰富。

此外,该地区所处的战略位置也十分重要,英国甚至认为,可据此主张对相应的南极地区的开发权。

目前,英国已派出其最先进的军舰和一艘核动力潜艇前往南大西洋。在英军中服役的威廉王子也曾于2012年2月前往该地区,以提振军威士气。但英国一直拒绝阿根廷提出的谈判解决马岛主权争端的建议。

阿根廷方面则在2011年通过了一项法案,禁止“对位于阿根廷大陆架、马尔维纳斯群岛海盆区域内的悬挂英国国旗的船只或与油气勘察钻探、自然资源勘察相联系的船只给以停靠、补给和后勤保障支持”。2012年初,阿根廷又禁止两艘英国巡洋舰进入其南端火地岛东南岸的乌斯怀亚港。

2012年5月,在英国外交部出版2011年人权评估报告之际,阿根廷新任驻英大使阿丽西娅·卡斯特罗在记者见面会上说,“(英国)不能一面自我标榜为有着良好人权状况和民主的样板,一面关闭(与阿根廷)谈判解决(英帝国殖民地主权归属)问题的大门。”

阿根廷的立场得到多数南美国家的支持,它们不仅从行动上加入阿根廷针对英国船只的措施,还支持阿根廷对马岛的主权要求。2012年3月30日,南美洲国家联盟秘书长梅西亚对媒体表示,她将递交这个地区集团的外长们签署的一份声明,要求联合国秘书长“恢复斡旋”,以便解决阿根廷与英国之间的马岛主权争端。

(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欧盟研究部副主任)

来源:2013年1月16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当前文章:http://49386.szielang.cn/post-9h7k.html

发布时间:2017-11-18 16:45

秦始皇统一了哪六国  永和豆浆加盟费  浙版西游记  最高院劳动法实施细则  灵域第五季  肠胃炎怎么治  男版迪丽热巴  脏兮兮 努努  统计局  五岳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一个岛屿引发的战争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重庆抽打肛门菊花_学生笔记本排名